梦里繁华终散尽,所谓伊人终成空

       灯花伤,落地成灰一行行,归处,青山莽莽云雾徜徉。此生只能,重逢在梦中,独将此身此心俱埋葬。这一生,抒一纸,朴实无华的情缘,谱一曲,千年之恋的夙愿,闻一支,花落寒窗的芬芳,听一段,高山流水的静雅。
       —题记 文/萧

 
   若,人生只是初见
   流年似水
   似水的流年在指间淌过
   轻柔的春风静静的抚过脸庞
   残夜,咋转梦中忆
       
       
       
       
       

清冷似寒,叶落里
举杯独醉,茫然又一年岁
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
青山长河,世代绵延
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
终是谁使弦断
花落肩头,恍惚迷离

       
       
       
       




梦里
依稀又见到了你
充满诗意的街道
落日余晖泛着微光
疏影横斜花团锦簇
那如梦如幻的相遇
粉色上衣的容装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那转身优幽的倩影
倾城的轮廓
长长的柔发飘动着
圣洁的芬芳
化作那一曲烦忧



萦绕在我混沌的脑际
轻落,一点一点消融
遥望,一丝一丝心痛
在梦与现实的交织口
行者,行者
希冀成一种奢侈
   
   
   
   


   雾散,梦醒
   我终于看见真实,
   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 
   忧悒清远的气韵
   是遥远的不可触及的忧伤
   如微云孤月  
   只能遥望那天涯的距离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