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无法铭记的电视剧 -- 《再次微笑》

       一直想写一个回忆系列,就从你开始吧。十年前看的电视剧《再次微笑》,依然无法忘记,偶然翻出,依旧大爱,独爱其中的歌曲,歌词。

01

       如此的悲情,悲情得仿佛是幻觉,又幻觉到残酷的地步。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这个年代还有人奢谈爱情吗?也许有,也许没有。 一个关于爱和忧伤的故事,正羞涩的悬挂在浩如烟海的红尘彼岸,静静的守望…… 守望幸福,守望希望,守望信念,守望理想, 守望到春暖花开雪霁天晴的那一天,让我们一起将悲伤,轻轻流放……

主角(潘河振) – 一个穷其毕生寻找爱的孤独的孩子

02

       河振,有着悲伤的命运,有着几乎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的命运,可是在即使所有人都背他而去时,他脸上是满不在乎的心中是无比痛苦的,却从未选择过放弃。

       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总可以看到河振踏着寂寞的脚步走过来,脸上是对自己曾经沉沦的三年所流露出的深深失望。他在一个谎言里面迷失了三年,到如今真相大白的时候,无处可逃的失望就像死亡的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一片荒凉的音乐里,他缓缓地走。脚步因为对未来的迷茫而犹疑不定。他笑,很夸张的笑容,嘴角用力地牵动。然后终于还是紧紧绷起。他把头微微埋下,想借此隐藏那些不可抑制的泪水。它们在他的脸上汹涌而过,留下辛酸的模糊痕迹。就这样,他在刺眼的灯光下走成一道孤独的风景。

       我一直不太清楚他到底是哪里吸引我,直到听他们提及这个词语。于是心里立刻像开了一扇窗,风把明亮的光吹进来,一切恍然大悟。我终于发现他的眼神里一直让我感觉难过的东西源自什么 – 孤独。当他偷窃学生的钱包时;当他假装被撞伤以骗取医疗费时;当他终日沉迷在昏暗的网吧时。荧荧的蓝光在他脸上弥漫。像水一样无声的绝望。黑色的瞳仁模糊,看不到任何有棱角的光芒。在周围烟雾缭绕的人群里,他的孤独就如此强烈的突现出来。这是他痛恨的生活。可他却不得不心甘情愿的接受,只因为自己并未泯灭反而愈加真诚的心。他能做的唯一的反抗,只有孤独。与所有的一切孤立,包括自己。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思考,固执地告诉自己欺骗自己说是的是的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现在他居然发现自己被骗了,彻彻底底的被骗了。

       那些刻意孤独的日子曾经被他视作对自己灵魂的救赎,可是却在一眨眼间轻易的变成了一句谎言的牵绊。只是这牵绊太沉重,他把自己的追求、希望以及未来等等一切对他来说最具分量的东西统统一言不发地抛掉,也还是疲惫到再也感觉不到疲惫,只剩一片空洞的麻木,在苍白的岁月里一点点腐蚀掉他的热情与信仰。

       一直记得他为自己的命运做出的最后反抗。一个人,依旧那么孤独。去迎接十数人的围追堵截。终于,他还是寡不敌众了。杀气腾腾的画面里不时掠过他无助的眼神。周围的嘈杂在一瞬间被抽走,悲伤纯美的音乐里只剩下一次次钝重的击打声。我看着慢镜头里他缓缓倒下的身影,被汗水和血浸湿的头发凌乱。刻意拖长的时光仿佛又转回到他的童年,面对妈妈的尸体时孤独而无助的泪如雨下。

女主(吴丹熙) – 一个天生乐观性格单纯心善的傻妞

03

       童年母亲的出走,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和身为垒球选手的父亲相依为命,从小懂事的她,一直以父亲为骄傲。高中父亲的不幸受伤,更是让这个童年不幸的女孩雪上加霜,让她放弃了普通女孩子应有天真与憧憬,肩负起父亲未能完成的心愿,却依然没有忘记心中那份童真,通过成功来换取母亲的回头。高中当同龄女生沉浸于少女情窦初开,她已开始在骄阳似火中刻苦训练,日复一日。热情、开朗,不服输,视棒球为生命的她,面对河振以谎言接近自己时,短暂地被河振温柔似水,敞开了心扉,向他吐露了真实的心声和感受,无法自拔。看着纯真的丹熙,河振一时有点恍惚,心中泛起犹豫和愧疚,但为了交易他又无法停止。当谎言在众人面前被揭破之后,自尊心强的她,伤心失望之极,一语不发。少女时的初恋,虽然被背叛,纵使恨、怨,但却从未忘记。再次相逢,依然会痛,不自觉地关心。面对最不喜欢复杂,不喜欢输给别人,最看不起卑鄙的小人的她。当再次重逢,依旧无法铭记,正如她所说,没有像他那样让我痛苦的人,以前是那样,现在也是,可能将来也是,可是,那可能是因为他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因为不相干的人,不可能让我开心,也不会让我那么痛苦!天生乐观的她,面对毫无希望的事情,也能找到一丝希望。

04

男二(尹载明) – 一个被上天眷顾却感情被老天捉弄的可怜之人

05

        未来化学会长的二儿子。高中时是有名的校园棒球队选手。后因受伤不得离开运动生涯。
总是受到别人的瞩目,所以反而喜欢独处,能说心理话的只有河振一个人。放弃棒球后,曾经自暴自弃,后遇到丹熙后,重新找回热情和笑容。但是丹熙喜欢上河振,知道自己被河振利用后,变成冷酷,残忍的男人。

女二 (崔柔江)– 一个自私自利却又可怜可恨的悲情之人

06

       只要自己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对妨碍自己的任何人,都要想方设法除掉。除河振外,所有人都是敌人。甚至如果河振阻挡自己时,都不能原谅他。自私的性格使她对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即使毁灭也不会让别人得到。高中时和河振逃跑,在河振的帮助下,留学回国,成为未来化学的香水制造师。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