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何所求

01
       屈子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子在求什么?似乎有多种答案,又似乎让人困惑。
       人活着求什么?有人求财,视金钱为人生价值的货币化体现;有人求权,渴望在支配他人的娱悦中获得人生的优越感;有人求名,企盼人生的能量在空间与时间上得到有效的拓展与延伸;有人求来世,将今生的黯淡寄托于来世的辉煌。
              ——文/萧

02

       人的追求有时又呈现出多面性和贪婪性:“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发财、当官、成仙样样都求。可惜人生追求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欲望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个人的愿望、才干与努力自然是实现追求目标的必备条件,而时代、环境因素的影响却与个人的命运息息相关,超越客观实际的追求只能是人生的悲剧。“龙从云,虎乘风”。毕竟,两千多年只出了个孔子,五千年才出了毛泽东、邓小平。“十大元帅”、“十大将”是那个风云际会岁月里产生的风云人物。在今天的和平年代,倘使评出十个八个元帅,又有谁打心里信服?

03

       其实,人生追求如登山,只不过享受过程的乐趣而已,一旦登峰造极,迷失目标,便觉兴味索然。记得早年登山,每见窈窕淑女乘兴攀缘,乐此不疲;下山时则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甚或痛哭流涕。探其究竟,则因峰顶所见大失所望。

04

       于是,人们便有了向更高目标追求的欲望与动力,至于什么是最高?最高处有什么?我想,很难有人道明白。论财富,比尔·盖茨、巴菲特曾经站在财富的至高点,但是他们却在那个瞬间许诺身后把自己的所有财富捐献给社会。论权势,古代的亚历山大、凯撒、查理、成吉思汗诸帝在生前拓疆辟土、征服列国,确实成就了惊天伟业,创造了历史的辉煌。然而,浸透血腥的辉煌在历史的长河里如长夜流星般转瞬即逝,他们一手创造的帝国随着时光的推移早已分崩离析。论长寿,“彭祖八百”似乎经不起历史的考证,多少代帝王梦想长生不老,但终究无人能逃脱自然的规律。至于将希望寄托于来世,徒然是心灵的麻醉而已。这世上,谁能理得清自己的前世今生?

05

       关于人生追求学说,最著名的当数美国心理学大师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他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阶梯:生理→安全→归属与爱→尊重→自我实现,从而理清了人的需求从低级到高级、从物质到精神的轨迹,反映了人生追求的一般规律。但是大师的理论也有他的局限性,难以解释那么多的贪官已经享尽荣华富贵,为什么还对属于较低层次的金钱需求贪得无厌。相反,许多仁人志士在生存与安全遭遇严重威胁时,何以能舍生取义,向往最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后来的大师们不断丰富和补充了马斯洛的理论,使之臻于完善。

06

       实际上,人的追求既呈现阶梯性,又体现多变性;既表现为无限性,又蕴含着复杂性。人的不懈追求是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失去这种动力,人类社会的发展就会停滞或者倒退。然而,人的追求如果跨进了贪婪的门槛,违反了自然的规律,就会遭遇道德的谴责、法则的制裁和自然的惩罚。因此,我以为儒家的中庸之道让人知足常乐,当是一种智者的选择,而老子的“清静无为”也不失为矫正贪婪的济世良药。如果人人都想当总统,这天下岂有宁时?倘若个个皆能成为比尔·盖茨,人类还得再造多少个地球?所以我觉得应该欣赏三轮车夫“半斤老白干,一碟猪头肉”的乐趣。毕竟,幸福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快感而已,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与尺度。

       《红楼梦》里空空道人的《好了歌》道出了人生追求的诸般无奈,唱得那样令人凄怆。而《古诗十九首》里“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的药方却让人在细细品咂之余,后背发凉。但愿我们的追求能多一点理性,多一点良知,多一点阳光。

Fork me on GitHub